歡迎光臨深圳市投資基金同業公會!

重溫大衛·休謨的貿易平衡觀

日期:2019-10-08來源:標簽:

大衛·休謨是古典經濟學先驅之一。他強調國際貿易和自由競爭會促進各國利益協調,共同發展,發達國家不應對別國的進步心存疑懼,猜忌貿易伙伴。實體經濟發展水平決定了一國的貿易能力,一國貿易失衡的原因不在貿易,而在于該國自身。

       18世紀,重商主義日漸式微。在英國,一些學者經過批判與反思,提出了一系列超越重商主義的經濟理論及政策主張,由此形成了催生古典經濟學的土壤,大衛·休謨(David Hume,1711年—1776年)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。雖然被視為古典經濟學先驅,但休謨其實把更多精力和時間放在哲學、政治學、歷史學等領域,經濟學論文只占他論著的很小一部分。很多經濟學家為此深感惋惜。美國當代學者斯坦利·布魯在《經濟思想史》中就大為感慨:“在所有的古典經濟學先驅者中,休謨的思想和亞當·斯密最接近。如果他著有完整而系統的經濟學文集的話,那么他將成為最杰出的經濟學創始人之一。

       事實上,休謨和斯密是一生的好友,休謨的思想對斯密產生了重要影響。休謨的哲學思想一度被認為是“異端”,年輕的斯密在牛津大學讀書時,曾因被發現藏有休謨的《人性論》而險些被學校開除。休謨的經濟學論文主要收錄在1752年出版的《政治論叢》中,其中《論貿易平衡》《論貿易的猜忌》兩篇文章精彩闡釋了貿易問題,嚴厲抨擊單邊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。

       重商主義者把國際貿易看作爭奪金銀,極力主張順差,推崇貿易保護,而休謨以供求原理和貨幣數量論為理論基礎,認定國際貿易從長期來看將自動趨于平衡,重商主義者積累金銀的策略結果將適得其反:“一切東西的價格取決于商品與貨幣之間的比例,任何一方的重大變化都能引起同樣的結果——價格的起伏。這是不言自明的原理。商品增加,價錢就便宜;貨幣增加,商品就漲價。反之,商品減少或貨幣減少也都具有相反的傾向。”貿易順差使一國積累了更多金銀,但隨著貨幣的增加,該國價格水平將上升,國內商品相對于國外商品價格更貴,結果該國會增加進口,進而貨幣外流、順差減少。反之,貿易逆差使一國貨幣減少、物價下降,該國商品相對于貿易伙伴更便宜,于是進口減少、出口增加。由此,國際貿易將自動趨于平衡。這一原理,被后世稱為“價格—鑄幣流動機制”。

        根據這一原理,一國貿易失衡的原因不在貿易,而在于該國本身。因為,實體經濟發展水平決定了一國的貿易能力。貨幣“只是人們約定用以便利商品交換的一種工具”,而“勞動產品的儲備……乃是一切實力和財富的根本”。貿易是互通有無,互利互惠的自發行為:“擔心錢幣會離開一個有人力有工業的國家,就像擔心所有的泉源和江河會干涸一樣。”顯然,如果一個國家想增加出口,就要練好內功,大力發展本國實體經濟,提高本國商品競爭力,而不應埋怨貿易伙伴,推行單邊主義實行貿易保護,否則必然損人害己。

       然而,總有些國家以商人狹隘的眼光看待國際貿易,猜忌貿易伙伴,覺得別人通過貿易占了自己的便宜,18世紀亦是如此。休謨在《論貿易的猜忌》就有這樣的分析:“在那些商業上有所進展的國家之間,最常見的現象是:對別國的進步心存疑懼,把所有的貿易國家都視為自己的對手,總認為別國的繁榮昌盛必然會使本國蒙受不利。”休謨強調,各國優勢不同,任何國家的產業都不可能那么精良和完善,以致對他國無所需求。各國通過自由貿易交流商品、人員和技術,會相互促進經濟發展。18世紀英國的發展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。“對于外國在發展工藝技巧方面的早期成就,直到今天我們也是應該感到慶幸的……盡管我們的制造業處于領先地位,但在各種技藝方面,我們仍無時無刻不在采納鄰國的發明和革新。”而且一國發展水平越高,商品需求就越大,從而為他國創造了更多的市場機會,對他國發展是有利而非有害的。正如休謨所言:“任何一個國家的商業發展和財富增長,非但無損于、而且有助于所有鄰國的商業發展和財富增長。

        休謨從以下幾方面論證他的觀點。一國工業的發展,在技藝上的成果總會使別國受益,而且受益方并不只是限于經濟發展落后的國家。“將英國今天的情況同200年前作一比較,就可明了。200年前,英國的農業和制造業的技藝都極其粗糙和不完善。從那時以來我們所作出的每一項改進,都是仿效國外的結果,對于外國在發展工藝技巧方面的早期成就,直到今天我們也是應該感到慶幸的。這種對我們有利的交流今天仍然受到鼓勵。因為,盡管我們的制造業處于領先地位,但在各種技藝方面,我們仍無時無刻不在采納鄰國的發明和革新。”

       不止如此,國際貿易還將大大促進各國間的自由競爭,激勵各國人民更加勤勉努力,促進各國不斷改進技藝和創新產品:“各國之間你追我趕的競爭,反倒會使各自的工業蓬勃發展。”如果一國坐擁有利條件而在某一產業仍然失敗,“那只能埋怨自己的懶惰或經營不善,而不應歸咎于鄰國的工業。

       休謨就是這么強調國際貿易和自由競爭會促進各國利益協調,共同發展的。他直言:“不但作為人類的一員,我要為德國、西班牙、意大利甚至法國的商業繁榮而祈禱,而且作為一個英國國民,我也要為它們祈禱。”休謨是18世紀英國重要的思想啟蒙家。這種海納百川的貿易和發展觀,是促進英國在18世紀崛起的思想因素之一。盡管“價格—鑄幣流動機制”有鮮明的時代烙印,但休謨對貿易的認識在21世紀依然有其價值和意義。

(文章來源:上海證券報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