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光臨深圳市投資基金同業公會!

多管齊下應對價格數據分化

日期:2019-11-14來源:標簽:

       近日,國家統計局公布了10月份居民消費價格(CPI)和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(PPI)數據。其中,CPI同比上漲3.8%,PPI同比下跌1.6%。可以看出,價格數據出現了一定程度的分化。筆者認為,當前宏觀調控政策工具充足,不僅有能力應對經濟下行的壓力,而且有能力通過相關政策的調整來實現經濟的企穩。

價格數據出現分化

       受天氣等外部事件的影響,二季度以來食品價格持續上漲,是今年CPI抬升的主線。但在食品價格之外,非食品項CPI則出現了下行,呈現出一定的收縮特征。這反映出我國經濟在轉型期所面臨的下行壓力,更加值得重視。與此同時,PPI走勢與非食品CPI項大體一致,這也驗證了經濟景氣度回落造成了工業品價格下行的邏輯。

針對近期價格數據層面所體現出的通脹與通縮壓力并存的現象,筆者認為,食品價格的上漲問題,應該更多地交由供給側的行業政策來解決,宏觀經濟政策無需對此過多關注。而撥開通脹“迷霧”,非食品類消費品、工業品價格下行的現象,反映出當前我國經濟運行所面臨的一些問題。

多舉措擴大需求

       今年以來,我國宏觀經濟面臨的考驗不少。在國內,防風險、調結構工作進入關鍵階段,經濟也正處于轉型的攻堅期。與此同時,外部環境不確定性增加、風險上升,對我國外向型產業產生了一定的影響。受市場需求的影響,一二三季度我國GDP當季同比分別增長6.4%、6.2%、6.0%,增速有所放緩。其中部分商品供過于求,因此帶來了價格通縮的問題,這是中國經濟在下行期的一種具體表現。

       而要解決當前非食品類消費品以及工業品通縮壓力的問題,筆者認為,關鍵在于擴大內外部需求,而要實現這一目標,則可以通過鼓勵居民消費、拉動企業投資、促進商品出口這“三駕馬車”實現。

在鼓勵居民消費方面,年初已經通過調整個人所得稅機制,切實減少了工薪階層的個稅負擔,增加了居民消費能力并取得了初步成效。7月30日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會議進一步指出,有效啟動農村市場,多用改革辦法擴大消費。其中,農村潛在的消費能力受到了中央的高度關注。今年距離金融危機后“家電下鄉”“汽車下鄉”政策的推出已經過去10年之久,農村家電、汽車“以舊換新”的需求旺盛,相關部門可以研究并落實“家電下鄉”“汽車下鄉”的2.0版,充分釋放農村消費需求,以提振總體消費水平。

       更重要的是,“多用改革的辦法擴大消費”,直指我國消費體系中面臨的結構性、深層次的問題,而完善社會保障體系就是突破口。當前我國社保體系的主要短板在于養老保障、醫療保障、住房保障不能滿足民眾日益增長的需求,使得民眾“不敢花錢”。因此加快發展商業養老保險、推進保障性住房建設、擴大醫保覆蓋范圍,是解決我國社保體系短板問題、突破居民消費瓶頸的重要抓手。

       在拉動企業投資方面,可采用財政手段、貨幣工具和深化市場改革相結合的方式。財政政策上,二季度減稅降費舉措對激發企業經營活力的效果已經顯現。下一階段要繼續完善減稅降費政策,加大對經營困難的小微企業的扶持力度。充分發揮政府投資功能,加快明年地方政府專項債額度的落地,穩定基建投資。加大新興產業的投資,推進集成電路國家大基金二期的投資工作,主導、參與更多的新興產業投資基金的募集。

       貨幣政策上,針對“融資難、融資貴”問題,可采取總量和結構性舉措“齊頭并進”的思路。總量上,保持貨幣環境的合理寬松,適時運用降息、降準工具,降低企業的融資成本。結構上,繼續推進利率市場化改革,疏通從“寬貨幣”到“寬信用”的傳導通道,活用定向寬松工具。

       深化市場改革上,繼續加大“簡政放權、加強監管、優化服務”改革力度,推動政府職能轉變。全力推進科創板、創業板等資本市場改革,完善制度基礎、加強信息披露、把控上市企業質量,激發投資人參與熱情。

       在促進商品出口方面,今年以來我國對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國家和地區的商品出口亮點頗多。未來應繼續深化同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國家和地區的經貿往來,促進RCEP協定的正式生效,加快中歐投資協定、中日韓自由貿易區協定、中國-海合會自由貿易協定的談判進程,降低外部貿易壁壘,推動中國的優質商品進一步走向世界。盡管當前外部需求整體不足,但我們應抓住這種整體不足背后的結構性機會,在盡可能減小貿易不確定性對出口影響的同時,加強與我國傳統的戰略伙伴以及具有增長潛力的新興經濟體的合作,從而減小外需不足的壓力。

       總體而言,當前非食品類消費品、工業品所體現的價格收縮的跡象,雖然不利于市場信心的提振和活力的釋放,但宏觀調控政策工具充足,不僅有能力應對經濟下行的壓力,而且有能力通過相關政策的調整來實現經濟的企穩。筆者相信,從消費、投資、出口入手,“三管齊下”進行相應的政策調控,不僅能夠實現經濟轉型期的平穩過渡,還能完成經濟由高速度向高質量發展的轉變。

(文章來源: 中國證券報)